《著作权法》并不保护思想